RUABI

如你所见,一只没用的灰兔
R-G :(

从游戏里跑出来的迪卢克x现代凯亚

但他们都认为对方和自己是同一个世界的


是的@呦昶 妈咪的脑洞(https://3169506248.lofter.com/post/1fa2ed56_1cc37e494)以及我奇奇怪怪的后续猜想

图三是摩拉购买力示意图


注:那个说迪酱番茄头的混蛋已经被处决,本短漫绘制过程中没有任何一个番茄受到伤害



小迪卢克x凯亚的场合


迪卢克这孩子打小就是身强力壮(≖‿≖)✧


上色苦手上色了(˘̩̩̩ε˘̩ƪ)

RUABI的每日书单

《迪卢克:如何让凯亚成为我的老婆》《霸道酒庄老板俏甜心队长》《迪卢克:如何拯救你,我愚蠢的欧豆豆》《凯亚:如何拯救你,我的臭脸义兄》《坎瑞亚男性怀孕可行性分析》《小灯草与嘟嘟莲嫁接指南》

以及《有手就行的上色方法》《傻瓜都能学会的上色方法》《极简上色套路》《美丽线稿生产的一百种方式》《傻瓜都能学会的作文方法》《优秀小学生作文素材》《如何画出美丽图图》《如何写出美丽文文》《关于我xp太奇怪导致卡文卡画这件小事》

最近新添《如何驯服笔自己画画》《如何调教键盘自己打字》


凯亚亚最喜欢的葡萄汁


有亲亲模板参考

为了防止老爷被他手上那个狼牙圈刺死,魔改了凯亚亚的衣服


看了之前小可爱的评论突发奇想,很少发这种也不知道能不能过(˘̩̩̩ε˘̩ƪ)

骑士团时期枭羽那什么的房间


凯亚亚和迪迪酱七夕快乐~!

是七夕活动的短漫(虽然跟七夕没有一毛钱关系)老师们都好厉害呜呜呜


为什么这么糊,哭也(˘U˘ )


上一棒:@白纸鹤 

下一棒:@淡定猫 

两条条漫

十分可怕的爱德琳和十分懂得创造机会的迪卢克


又懒又想上色,什么人呐( ᖛ ̫ ᖛ )ʃ)

[枭羽]困于高塔

*一个俗气的恶龙王子的小故事,纯属无聊乱编,名字也是最后乱编的

*一句话简介:小王子被抓走的第三天,迪卢克王子决定出发去救他。

 

1.

在高塔的第四天,凯亚靠着墙坐好,与之前的一二三天一样无聊地透过上面小小的窗开始望天。

被局限成一小块的天蓝白混杂,白色的部分沿着风缓缓流淌,很没什么看点。凯亚仰头看了几分钟,有一两丝风吹进来,轻轻扫过王子的脸,柔和到无趣。


快要到中午了,王子殿下在心里暗暗想。


果然,等窗外阳光亮到扎眼的地步,高塔的铜钟敲响,紧锁着的门应声而开。紧接着,口感极差的干粮从缝隙里飞出,准确无误地砸到凯亚面前,砰的一下好像石头落地,还滚了三圈才肯原地立定。


这样的事情已经三天零一餐,只是这次被丢进来的除了一成不变的食物,还有一个骑士装扮的人。

那个人被摔在地上,身上的佩剑也顺着力道甩在地上,七零八落的好不狼狈。显然他刚才这一下摔得不轻,滚到干草铺上躺了好一会也没起来。


过了一两分钟有余,凯亚都已经开始拆面包的纸袋,这人突然眼睛一抬,顺着窸窸窣窣的撕纸声看见角落里坐着个凯亚,他愣了几秒,然后一股脑向前翻滚起来,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人家好几遍,终于开始说话。


骑士的语气听起来很激动,“凯亚,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凯亚盯着他包得密密实实的铁脑袋,“你谁啊?”


“你亲爱的哥哥。”骑士摘下他那个看着就份量不轻的头盔,露出红色的头丝,他抬起头,一对与发色相配的赤色双眸睁得又圆又大,很认真地在瞧凯亚的脸,“来救你的。”


“我非常感谢,迪卢克殿下。”凯亚面无表情,目光炯炯地死盯义兄的眼睛,“那你为什么在这里?”


迪卢克被盯得站不稳,轻咳一声,“这个,我溜进来的时候被恶龙发现了,不过呢…”他笑得阳光灿烂,又有点不好意思,“好歹是找到你了,发现凯亚你安然无恙,还是挺幸运的。”


凯亚撇撇嘴,低下头不看他,继续吃手里硬的像石头的面包。迪卢克也不再继续说些什么,他站起身,环顾四周,抄起散在地上的佩剑,冲上去对着门锁就开始砍。


叮当一下,大门非常不给面子地毫无反应,锁得严严实实的门锁更是完好如初,反倒是那把可怜兮兮的佩剑多了个豁口。

迪卢克不信邪,咬牙又把剑举起来,手臂翻飞,连砍数十下。剑和门砰砰相撞,火光四溅,门上面终于多出一道孤零零的皱纹。迪卢克眼前一亮,兴高采烈地去摸,一下把皱纹抹没了。


迪卢克:“……”


凯亚一边跟那块面包打架,一边泼他冷水,“别砍了,你这声音跟打铁一样,没瓦格纳的好听专业不说,还催眠。”


迪卢克早习惯了凯亚说风凉话的坏毛病,压根不搭理他,一把扔了剑,举起手开始拍门。凯亚叹了一口气,面包也不吃了,就睁着一只眼睛看迪卢克拍,砰砰砰几下,那只白皙的手就几乎立即变得通红。


红发红眼红手的迪卢克抱着手面部抽动,一脸无语。凯亚坐在一边,很没有良心地笑得进气短出气长,迪卢克皱着眉头回头一瞪,变成一只红发红眼红手红眼角的莱艮芬徳,他拳头握得很紧,看起来很想教育教育某人。


“你好像个红毛怪。”被瞪着的小王子眉眼弯弯,非常作死地连笑意也不知道收敛,“哎呀,我早就拍过了,你看我的手,还肿着呢,你还是过来和我一块坐着吃石头吧。”


他说着举起一只手给他看,迪卢克赶紧走上去抱着仔仔细细地巧,可那只手分明是完好无损,保养得当,哪儿有一点红肿。他刚想开口训斥这个说谎的坏孩子,就被他顽皮的小弟弟一下子顺着力拉进怀里,紧接着嘴里被塞进了一块没有味道的硬块。凯亚底下头,一脸认真地看他,“哥,好吃不?”


当然不好吃。

迪卢克嚼了几下觉得自己的牙都要掉了,废了大力气硬吞下去,喉咙被立即变得又干又紧,他张口想答话却发现自己被噎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小王子得逞地哈哈大笑起来,自从迪卢克开始吃瘪他就没停过,“不用那么兴奋,既然你来了,以后大王子殿下天天都有福享用这玩意。”


“你也不要再搞什么了,你能想到的办法我都做过了,没用。”凯亚又说,“还是好好坐这跟我一起等人来救吧,丢我养子一个父王不急,丢了你他可该急死了。”他撑起身子靠过去,露出的独眼戏谑地眯起,“估计按他的说法我早就回去了,你说是不是啊,迪卢克大王子?”


迪卢克听了他这话,愣了几秒,然后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虽然他有些气愤凯亚自贬的态度,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凯亚确实猜对了。

 

2.

四天前的正午,凯亚王子一个人在宫殿午休的时候恶龙突然出现,一下子毁掉大半个寝宫,护卫队手中的刀枪还未握紧,恶龙已经带着小王子飞远。众人抬头去望,只望见一个暗蓝色的小点。


王子被抓走的事情迅速传遍整个国家,巨龙来袭的恐惧瞬间笼罩整个国家。巨龙从何而来,有什么目的,此时又在何处,问题接踵而至,可是任王宫里那些知识渊博的学士怎么研究翻查,都没有任何结果。一只恶龙悄无声息地进入皇宫抓走王子,又全身而退,他们却除了那是一只暗蓝色的龙之外什么都不知道。


然而凯亚被抓走的第二天,国王宣布王子殿下已经回来了。恶龙一事不过虚惊一场,那条龙不过是看花了眼,把闪亮亮到屋顶当成一整块的黄金,砸碎之后又发现带着闪亮亮配饰的小王子。所谓恶龙来袭,也不过是乌龙一件。


于是王宫恶龙研究小组瞬间解散,外遣寻找王子的部队也开始回归。一切又回到了前一天的平常与祥和,除了某个蓝发深肤的小王子真的被抓走了。

 

3.

“你应该明白的,王子被抓走是大事,在没有思绪的情况下应该先安定人心。父王假告你已经回去的事情也情有可原。”迪卢克握着义弟的手,眼神真挚,“所以,别怪父亲。他作为一个王,有作为王的考量,很多时候其实是迫不得已。”


他定了定眼神,又补上一句,“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


凯亚把手抽回来开始哈哈大笑,相比义兄的正经,他实在是非常没个正形。“救我出去?”凯亚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不如你陪我死在这里更实际一点,你的手还痛着吧。”


迪卢克被他笑得没有面子想回嘴,但他心里有愧又觉得被父亲变相抛弃的凯亚可怜,张了张嘴,恹恹地低下头看地板。


“不过关于那只龙,我还是知道一点的。”凯亚的笑容收敛起来,一脸正色,“ 其实那只恶龙在这儿很久很久了。根据传说,它一直在高塔上游荡,寻找它喜欢的那位王子,再抓到这里来。它找了很久,王子转世又转世,它重复着这个举动,可一直都没有成功。”


“所以这次也是这个情况?”迪卢克抬起头来,有些警惕地往凯亚身边靠了靠,如果凯亚说的是真的,那么凯亚也许就是那个恶龙寻找的王子。他又问,“为什么一直没有成功?是因为它从来没抓到过王子?”


凯亚摇摇头,说,“不是,它抓到了。恶龙之所以为恶龙,不是因为它做了什么恶事,而是因为它身上有诅咒。它要将王子留下来是有两个条件的。”他伸出一根手指,板板正正地立在他们俩中间,“第一,让王子爱上它。”


“哪个人类会爱上恶龙?”迪卢克撇了一眼他的弟弟,“至少你不会对吧,凯亚?”


“哼哼,一般来说不会。”凯亚哼笑两声,又道,“但是恶龙是会法术的,而且很会骗人。”他伸出第二根手指,“所以第二个条件来了——假如恶龙使用法术,那么王子在知道它使用法术之后,仍然心甘情愿地爱着它。这就是第二个条件。如果达成不了,王子会被救走,无可避免。”


“谁会这么傻?”迪卢克说。


“那可说不好。”凯亚眯着眼睛几乎说得上是不怀好意地笑起来,“说不定哟,说不定——”


“嘿,嘿!”迪卢克打断他,“听着,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只要你不爱上那条该死的龙就没事了。”红发王子强调道,“坚定一点,凯亚。咱们要不了多久就能出去了。”


凯亚还是眯着眼睛,“也许吧。”

 

3.

在高塔的第八天,和迪卢克关在一起的第四天。天光大亮,两位王子靠着墙坐下,开始很无聊地看天,然后等很难吃的午餐。


“哐当。”


装在纸袋里的面包扔在地上,发出砰得好大一声,昏昏欲睡的迪卢克被惊得魂飞魄散,还以为地板要被面包砸出一个大洞,紧接着高塔崩塌,他们二人就要葬身此处。


凯亚大概是习惯了,一脸平静地蹭过去把纸袋捡起来,打开看了看,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个面包,剩下的全部扔到惊魂未定的大王子怀里。


他说,“又是四个面包,你没来之前就是四个面包,现在还是四个面包。”他笑起来,“可能在那条龙眼里迪卢克殿下不算是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还笑得出来。”迪卢克没力气地抬眼看了看弟弟,连续四天只够勉强保证不饿死的食物让他浑身发软。没力气的迪卢克又瞟了一眼有力气的凯亚,觉得很奇怪,明明他们两个都是从小锦衣玉食养起来的精贵王子,为什么凯亚就适应良好?


也许凯亚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受了很多苦。这个念头几乎是问号弹出之后立即跳了出来,让迪卢克心底有些泛苦。

他抓起怀里的纸袋,把它捏着皱巴巴的,也从里面拿出一个面包,然后扔回凯亚怀里,“你吃吧,看你瘦的跟个什么一样,一看就是从来不好好吃饭。”

为了躲避尴尬和那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他想了想,挑起一个话题,“话说要是一直这样没有人来救咱们怎么办?”


“你非要提这么绝望的事情嘛,那我就让你再绝望一点。”凯亚看了他一眼,从怀里的纸袋拿了一只面包,又扔回迪卢克怀里,“你知不知道一件事情,除非诅咒,恶龙只会让它想见的人进入它的领地,龙都这样。”


“是吗?”迪卢克一愣,脑海里突然撞进恶龙黄金色的瞳孔,“那我怎么…?”


“因为它想见你,就是这样。”凯亚往他身上靠了靠,耳朵因为中午的太阳或者别的什么有些泛红,“而它想见你,也只是因为它想见你而已,没有为什么。”


“所以为什么?”


“因为龙都这样。”凯亚似乎觉得迪卢克在拆台,有些生气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换言之,如果那条龙不出现触发诅咒,咱俩就是在这里等到尸体风化,王国军也进不来高塔,更不用说救我们出去。”


“所以我一早就说了,还是你陪我死在这里比较实际。”小王子轻蔑地看着一脸凝重的哥哥,“要我说,你就不该来,一个从战败国领养回来做做样子的假王子能有什么价值,现在倒好,把晨曦血统纯正的大王子也配上了,这简直是亏到跳楼的赔本买卖。”

他语气同他的眼神一样轻蔑,好像话里话外被贬的那个不是他,单纯地评论自己,抨击自我熟练到自然,且理所应当。


然而迪卢克最听不得凯亚这样说自己,如此地自暴自弃,又如此地自轻自贱。他明明是晨曦王国尊贵的小殿下,受人民的敬仰和爱戴,即使没有那些,他也拥有迪卢克.莱艮芬徳最诚挚与热烈的爱。

诚挚与热烈到愿意单枪匹马不顾一切地为他奔赴而来。

“凯亚.亚尔伯里奇。”迪卢克不乏怒意地说,“不管你是什么,你是谁,只要是你,我都会来救你。”

“迪卢克.莱艮芬徳永远不会因此后悔。”


他双眼折射着照进来的阳光,一字一句地念出自己的名字,以他家族的姓氏来担保此话真实无伪。

 

4.

迪卢克来高塔的第八天。迪卢克睁眼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他仔细看看窗外,心里盘算着按照以往经验,此时大概又快正午。


凯亚还闭着眼睛,靠在他的肩膀上平稳而缓慢地呼吸。迪卢克偷偷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失望地发现没有以前肉嘟嘟的手感了,凯亚比之前瘦得多了。


不过想来也是,本来就只是勉强一人份的食物被两个人分,吞下去之后连半饱的状态都说不上。七八天这么下来,凯亚就是再怎么能抗,也没办法逃过消瘦颓废的趋势。


什么时候能出去呢?迪卢克望着窗子那一块蔚蓝的天,要是出去了,一定逼这个家伙一天吃十顿饭,没营养的野菇鸡烤串要没收,全部换成有营养的堆高高,配上最棒的葡萄汁,对,对。


王子殿下摸着下巴为自己的想法点了点头,当然酒这种坏东西也得没收,从此午后之死要对凯亚单方面灭绝才是。


但要是回不去,或者凯亚一不小心爱上了恶龙……


他侧了侧脸,发现凯亚还是没有醒的迹象,内心挣扎了大概0.000001秒,然后手腕一转,又把手放到人家脸上,开始缓慢地抚摸。

眉眼,眼罩,鼻梁,嘴唇。他的手指修长,用力轻柔,像一阵柔软的风,一点一点勾勒已经长成青年模样的面部轮廓。

要是回不去…

要是回不去…


他垂下眼帘,扫视弟弟俊秀的面孔,不知道如何填补完自己这句话。


正当此时,门突然开了。两个石头人走进来,一边一个拖着凯亚就要往外走。被拖着那个已然睡死,加上几天的饥饿与疲倦,此时任那两只死物拖拖拽拽,都只是闭着眼睛毫无反应。迪卢克反应过来,大喊几句凯亚的名字无果,就维持着一个坐的姿势,伸出一只手死死拽住凯亚的脚腕。


石头人感受到阻力,面无表情地回头,又面无表情地一下把他甩到一边,一左一右夹着没反应的凯亚继续往前走。迪卢克顾不得被摔得闷疼的胸口,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喊着凯亚的名字,一边扑上去就要抢人。


然而等他冲过去,一人两石头已经走出门去。门哐当一下合上,迪卢克来不及刹车,直接整个身子撞到门上,砰的一声比刚才门关上的时候还响。他缓了一会儿,眼前那股黑终于过去一点,后知后觉凯亚已经被那两个石头兵带走了,环顾四周一圈,拎起佩剑又和八天前一样砍门。


这事他做过,凯亚也说过,知道没有用,可还是一下一下不停地砍。那门纹丝不动,任他刮砍敲砸,愣是一点划痕没有。


直到最后一下,剑砍在门把上,震得他手臂一麻,剑立即脱手飞出去。他缓缓跪坐在地上,一侧手从指尖到肩关节都在隐隐作痛,眼睛也已经红透,可那都没有用。他现在只能一刻不停地盯着这扇打不开的门,等待凯亚被送回来。


 5.

等到夜色又从窗边探入,紧闭着的门终于打开。两个没有一丝生气的石头人架着伤痕累累的凯亚走进来,然后毫不怜悯地把手里的伤员直接扔到地上,转过身又走了。


他好像伤的很重,一身衣服皱皱巴巴的多出了几个大口子,从那里看进去,能看见好几处又红又紫的伤。迪卢克把他扶起来坐好,才发现凯亚一直戴得好好的眼罩也不知道被弄到哪里去了,那只常年被遮盖的眼睛不正常地用力闭紧,也许是刚才受了什么伤。


“凯亚!”迪卢克急得眼角发红,“你怎么样,没事吧?那条该死的龙对你做了什么?”他的手攥成拳,“该死,它怎么能这样对你?!它就活该千千万万年被诅咒困死!”


“放松点迪卢克,我没事。”凯亚冲他勾起一个笑,又拉过他的手,将那只握得很紧很紧的拳松开,“听好了,那条龙向我提出了交易。如果我同意留下并且爱上它,作为交换,它会放你走。”他眨眨眼,又补充了一句,“然后,我接受了。”


“…什么?”迪卢克几乎被他这话定住,“你答应它了?”


“我答应它了。”凯亚重复道。


“你!”迪卢克抓住他的肩膀大吼,“我就是为了救你而来,你现在却要因为我来了而永远留在这里?!”


“很遗憾就是如此。”凯亚面色平和地摊摊手,“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就一辈子困在这里了。”


“你以为我来这里的时候就没有在高塔被困到死的准备吗?”迪卢克说,“我不走,你也不要爱上那条破龙。你也说过的,如果没办法达成那两个条件,那么我们迟早获救。”他扯出一丝僵硬的笑,几乎是恳求地说,“我们再等一等,好不好,凯亚?”


“你没有必要为了我这么做,迪卢克殿下。”


“当然有!你以为为什么我这样莽撞地跑过来救你?”迪卢克顿了顿,“因为我爱你。我爱你,你听到没有!所以你不要爱上那条龙,更不要同意它的交易,因为我爱你,我绝不可能放弃你离开这里。”


“你爱我?迪卢克,你爱我?”凯亚坐起来,轻柔地抚摸他的脸,连带着声音也软得过分,如一抹云擦过他的耳边,“真的吗?”


迪卢克点头,想把心都掏出来给他看,“当然是真的,所以说…”


“你再说一次?”凯亚打断他的话,“说,你爱我。”


“凯亚,我爱你,我可以对你说一万遍,但是现在……”迪卢克突然看见凯亚睁开了眼,准确来说,是睁开了那只一直闭着的眼。


那是一只黄金色的眼睛,配合着另一只蓝眼睛半眯着,他的弟弟如同平日仍挂着柔和的笑,看起来既漂亮又温暖。只是那只眼睛里明显的竖瞳让他明白,那不是一只人类会有的眼睛。


非但不是人类的眼睛,还很像传说中高塔恶龙的黄金瞳。

也许就是。


“那么你也心甘情愿地留下来了?”拥有蓝金异瞳的小王子说,“你应该也还记得那两个条件,爱上我并且在知道法术的使用后仍然心甘情愿地留下。那么———”


说着,他打了个响指。两道锁链从王子的手腕应声而出,将他扣紧,一端延伸进高塔的墙壁,一端落在凯亚的手里。迪卢克不回答他,但是诅咒没办法骗人,两个条件满足,恶龙身上的诅咒因此破除,从此之后,谁都无法救走王子了。


“我早就说过你不应该来。”凯亚站立在他面前,暗蓝色的龙角从他的发丝间节节露出,他拉下王子的衣领,亲吻暗红发丝间洁白的额头,“但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迪卢克动了动嘴唇,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爱与恨在顷刻间同时扑向了他,又化作沉重的锁链,拖得他再也无法逃离高塔。


原来从始至终都是恶龙设计好的局,无论是那个怯弱的异国小孩,还是那个青涩的蓝发青年,原来都是恶龙的剧本。

但是转瞬他又想到,那都是凯亚。无论是小王子,还是恶龙,都是凯亚,都是凯亚而已。即使一切皆伪,期间感情也无法作假,他决定从王宫单枪匹马赶来高塔的那一刻开始就输了。


于是迪卢克抬起头来,重复了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凯亚.亚尔伯里奇,我也说过,不管你是谁,你是什么,只要是你,我就会来救你。”


他的红眼睛在夜色中含着水光闪烁,好像一点烛火。

“迪卢克.莱艮芬徳永远不会因此后悔。”

 

天使的馈赠


之前幻想朋友的续集(竟然还能有续集),和翅膀杠起来了,还有另一张,如果能画出来就把这个删了。。。

很暴躁的粗糙产物之我哥三分钟没打我了


生不出粮,我很抱歉(˘u˘ )

这两天状态很不好OTZ画不出可爱的东西可能是因为我本性不够可爱(升天)

凯亚的幻想朋友总是喜欢捂住他的眼睛,在他耳边轻轻对他说,看不见就好了



第一张是原图,第二张调了锐度,第三张是手机里自带的滤镜产物,感觉还不错就一起发了

昨天发了文觉得我还是画画趴,现在画了我又觉得我还是写文吧……(无语)

不会画翅膀所以很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讨厌鸡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