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ABI

如你所见,一只没用的灰兔
R-G :(

旧的RUABI新的置顶

RUABI在这快一年的时间内反复阅读了如《酒庄老爷俏骑兵队长》《如何拯救你我的臭脸义兄》等一系列鸟木习习小说后出现了新的混沌属性

纯爱与混沌纠缠间诞生了另一个RUABI

这只RUABI非常混沌,是不为老福特所容的,所以本RUABI将它狠狠囚禁了

你们看,就在这里↓

twi:@RuabiGrey

真的非常恐怖,若有人路过千万千万不要轻易接近,否则这只RUABI将会爆起朝你发起超可怕的混沌攻击

包括但不限于双星藤蔓dirty talk 

哇啊啊

它甚至还喜欢拍照play旁观play

真是吓死RUABI了

希望大家可以去那个笼子好好教训那只坏RUABI

虽然它很坏还很懒,基本不看评论


哦,对了

尽管那只RUABI很坏很屑,但也还是RUABI哦

RUABI们都喜欢蓝毛小孔雀,喜欢all羽主枭羽

爱好刀子,讨厌纯糖

酸甜随意,苦辣不忌


据说当小可爱在RUABI面前伸出手,就会得到RUABI爱的蹭蹭

咦,是真的吗?

RUABI不知道哦


全图小蓝鸟@RuabiGrey

用一罐可乐拜托另一个我画的

Twi与Lof不同步不负责更新


遮成这样应该能过了吧x

迪卢克老爷讨厌酒(▽_▽)


其实是老爷生贺短漫里面的一格被单独拖出来水了(什么人呐)

当作预告吧,虽然到时候表达的可能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枭羽/同人游戏】他们吵了一架。(预告)

阿远啥都不会:

是的,我又不务正业做游戏了。


是的还是个文字游戏。


但是这次我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没有名字的制作组】(排名不分先后)


主创: @阿远啥都不会 


IT组:  @金字塔上的猫  ,@阿远啥都不会 


文案组: @阿远啥都不会 ,@RUABI ,@Clockwork_Jellyfish  ,@卿本佳人 


(还没有真正启动的)美术组: @RUABI ,@阿远啥都不会 


(其实也不算真正启动的)音乐组: @阿远啥都不会 ,@Clockwork_Jellyfish 


特别感谢:  @安也 @卿本佳人 ,@凯亚的十字星✨ ,@查无此人 


以及还有很多制作突然被我抓来测试的妈咪们!在这里给你比一个超大的心!!!






预计没有意外的4月5号会放出第一章节(也可以算demo),先进行一个小预告!




【预警】



  1. 除了枭羽之外还有绫托要素,玩家将以托马的视角进行游戏。


  2. 作者是细节埋坑狂魔,虽然这次只有【第一章】,但是也有关于后期的线索。


  3. 第一章中的老爷戏份不多,很多时候活在对话里,主要是托马和凯亚的相处时光(和我的约会)





如果您想要熟悉一下游戏系统,可以试玩一下这个之前的试水作】


(K2计划)




以下是(枭羽还没有出场的)预告↓


也就是前置剧情啦】








—————————————————————————


【They had a fight. / 他们吵了一架】


















“您好!托马大人,我是式小将。”




正准备登船的托马突然听到有人喊他,他回头,看到一个有些眼熟的小纸片人。




“您好,叫我托马就可以了。”托马扯出个和善的笑,一如既往,“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八重大人告诉我社奉行给你放了一个长假,她说你很大概率会回蒙德看看,所以建议我来找你。”式小将说着,“之前旅行者也带我去了很多地方,但基本都在稻妻,所以我想和你出去游历,你打算也去七国转转,八重大人是这么猜测的。”








“……”他愣了愣,手不自觉地攥紧,又有些好笑地松开,“八重大人真是神机妙算。”








他在心里苦笑了一声,收拾收拾心情,对小纸片人说,“我自然欢迎您与我一起旅行。”










——————————————————————————————————








他们一同航行了几天,一路上都是风平浪静的,阳光正好。






托马站在甲板上吹着海风,隐约能看见越来越进的海岸线。








“那座山就是龙脊雪山吧?”






这几天,式小将也和他熟悉了不少。






“没错。”托马点点头,深吸一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作祟,他总觉得离蒙德越近,就越能闻见随着海风飘来的塞西莉亚花的味道。






在海上飘了这几天,他似乎确实觉得轻松了些。






把所有抛在脑后,什么也不想,不去想过去与将来,只是安静地听着海浪声。






他或许是真的需要这么一个长假也说不定。






这大概也算是他进社奉行后,第一个如此清闲的假期了吧。








“托马,你看那里——”






托马随着式小将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一片逼近的乌云。




海风似乎也变得湿润了些。








“应该要下雨了,我们回船舱里吧。”托马语毕,便和式小将一起回了船舱。




船舱里还有好些人,看上去大部分都作商人打扮,大概率是去蒙德买酒的。






——酒。






说起这个,他确实想起来,蒙德有几位他可以去拜访的人。




天理战一别后,好久都没联系了,也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家政官。




比如那位骑兵队长,凯亚·亚尔伯里奇——和他的冤种男朋友,迪卢克·莱艮芬德老爷。




托马不禁轻笑出声。




在战时休息的时候,凯亚可和他吐槽了好些那位迪卢克老爷的“英雄事迹”,某种程度上,十足的娱乐了他们好一会儿。






战后,各国都在忙着重建,他也算是好不容易才有了这次的假期。






托马长舒一口气。






或许这样也不错。






但是突然晃动的船身打断了他的回忆。






“托马,感觉……这次的风暴有点大。”式小将有些担忧地说。






……风暴。






说起来,小时候,他乘船去找父亲的时候,也遇到了风暴——






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托马的眼前瞬间被涌入的海水吞没了。






“托马!小心!!!”






在他闭上眼睛前,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似乎在哪里,他也听到过有人这么喊过他。










——————————————————————————————————




tbc








ps:已经测试过的小伙伴不要剧透哦!!!!



万物复苏的季节,会让人有种任何事都存有转机的错觉。


关于我没有春天直接入夏

以及不干正事在procreate乱玩笔刷这件事x

其实感觉很不好看,但是懒得改了


答谢是张半成品

关于骑兵队长一周没喝酒的真相

前文可以康康这里 

温馨提示:该文字包括但不限于ooc、僵硬描写、尴尬情节、奇怪脑袋、莫名其妙、并不好笑的冷笑话,请谨慎观看


大家元宵节快乐~诶嘿ο(=•ω<=)ρ⌒☆

情人节没赶上就元宵节过来水水(这什么人呐)

彩蛋是凯亚的尖叫鸡啊啊啊达咩


真的超喜欢迪卢克小朋友(其实是喜欢看凯亚男妈妈)

最后,小太阳迪迪和老太阳迪卢克都是巴巴托斯可爱的卡哇一!!

[枭羽]捡来的小迪卢克说他想养只小宠物(上)

*是还在没得到义弟的熊孩子小迪卢克

*目前感情状况:迪卢克→→←凯亚,虽然并没有多少感情戏,只是恶劣的我想看男妈妈带崽以及自我攻略酒庄老板

*以下文字包含但不限于:ooc、尴尬情节、莫名其妙,僵硬描写


给这篇文画了点破图

被拖回晨曦酒庄后在不该相遇的地方相遇了的大小迪卢克 

关于骑兵队长连续一周不喝酒的真相 


1.

“好了,小朋友,我们回家吧。”

 

凯亚抬手把比对了好久才决定买的沐浴液从架子上拿下来,提着重得要死的购物篮想去结账,走了两步突然反应过来他刚刚的那声吆喝其实无人应答。

 

他愣了一下,扭头望向诺大的商场是一阵头痛,两条腿对着敞开的大门蠢蠢欲动,十分想就这么直接走人。

 

但是很明显,不行。于是没办法的临时男妈妈叹了口气,认命挎起那个该死的购物篮回去找孩子,一边迈着蹒跚的步伐,一边打定主意要让某个爱乱跑的破小孩感受感受爱的教育。

 

他这边还在幻想如何殴打才够解气,一侧头发现小迪卢克立在不远处,小孩全须全尾地站着,手里甚至捏着包恐怖程度仅次于葡萄汁的葡萄干。

 

看他没事,凯亚松了口气,刚想走过去把这个不听话的坏小孩揪回家,一个抬头猛然望见头上悬着一个宠物区大标识,不详的预感立即锤子似的敲进他一瞬间空白的大脑,心中警铃一沉,开始哔哔哔个不停。

 

果然,下一秒小迪卢克弯着一双艳红的眼眸,笑靥如花地侧过身来看他。小朋友长得精致好看,一笑浑身上下就散出一种红方糖一样的甜意,如果凯亚没看见他的一只手已经摸上了旁边笼子的细铁杆,一定会被甜地心跳一滞。

 

“凯亚哥哥~”小迪卢克的手握紧了那条铁杆,另一只手缓慢而可怕地抬起,指向里面正窝着睡觉的灰毛兔子,开始吟诵恶魔的低语。

 

“我要这个。”小迪卢克说。

 

2.

凯亚承认,他笑得又甜又软,是那种但凡是个人都会喜欢的类型。可是养一只宠物要考虑的事情太多,时间、精力、方法,以及最重要的、最关键的、他长期营养不良的钱包。

 

所以作为一个理智的临时家长,凯亚十分慈爱,打算跟小朋友讲讲道理,于是他一脸温柔地开口道,“你想得美。”

 

“为什么——!?”没有得偿所愿的小朋友开始大吼大叫式的耍赖,孩童被扯得细长的尖叫似一把长剑从耳蜗大列列地刺入,直直地把脑壳都捅了个对穿,扎得凯亚是眉头一皱,拳头一硬,登时就想给他来一记乖乖闭嘴拳。

 

也就是这种时候,凯亚会特别后悔在那个普通的夜晚,不普通地绕了条路回家,然后在月光如霜的夜色里中邪了一样突然很想往阴暗的街角看一眼。

 

尚且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一个大麻烦的骑兵队长很快向自己妥协,扭过头望向身后的街角,看见一个约莫只有五六岁的孩子站在那。小朋友孤零零一个人,正四处张望,白到有点半透明的小脸透着慌乱,在昏黄的灯光与夜色的漆黑中交替地闪,平心而论这副场景简直就像是鬼故事杂志里的超精美插画。

 

众所周知,西风骑士团的理念是全方面呵护蒙德人民,这个全方面非常的全,当然包括但不限于送半夜迷路的小孩回家和驱赶半夜出现在蒙德街头准备吃人的红毛鬼。

于是熟读骑士守则的凯亚骑士不假思索,一个箭步冲上去,抓起小孩就往骑士团总部跑。

 

“所以你就这么把他带过来了?”加班的安柏叉着腰一脸无语,盯着去而复返的骑兵队长没什么好气,“你甚至不问问他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在那里?”

 

凯亚照搬她的姿势,也叉起腰,“当然了,我赶着回家喝酒啊!而且宵禁之后还在外面乱晃的家伙当然要被正义的骑兵队长大人绳之以法!”

 

“我不是故意在外面乱晃的!”坐在一边被吓懵了的小孩终于缓过神来插话,幼童的声音清脆而悦耳,凯亚这才发现他红发红眼的很是眼熟,“我就是突然,嘭的一下就到那里去了!然后有一个路过的哥哥和我说只要我继续站在那里,很快嘭的一下就能回家了!”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圆圆的小脸上皱起了眉,“可是我等了很久很久,天都黑透了,然后就被哥哥你带过来这里了。”

 

什么跟什么嘛,听起来像是这个孩子被恶作剧了一样,凯亚一边这么想一边冲他点点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听懂,随后挂起一个亲和的笑,问道,“这些不重要,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你不用担心,这里是西风骑士团,哥哥姐姐会帮你解决困难,送你回家。”

 

小孩礼貌性地抿抿嘴,神态怯怯,说出来的话却把在场两个人吓得一愣,“我叫迪卢克,全名是迪卢克.莱艮芬德,家住晨曦酒庄,我的父亲名叫……”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推门声打断。进来的是炼金术士阿贝多,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目光自成一条直线,径直穿过诸多闲杂人等,从门口扎到小孩脸上。

阿贝多开口道,“你怎么在这,不是让你在那里等吗?”

 

“呃…我以为他是半夜走丢了的小朋友就把他带回来了。”凯亚联系上下文登时明白自己是坏了别人的事,站在一边十分尴尬,“要不我现在把他带回去吧。”

 

“不错的提议。”阿贝多摊手,“不过很可惜,因为你这么一带,他已经错过了。”

 

“所以说,阿贝多先生,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啊!”安柏明显被震惊到了,一双眼睛瞪的溜圆,“这个小朋友真是迪卢克?莱艮芬德老爷?”

 

“某些时空轨道混乱的结果而且,你觉得吃惊,但说真的这很正常。”阿贝多解释道,“他错过了今天的机会,估计要在这里留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我再次找到时空交叉的机会。”

 

那么在神奇的阿贝多老师重新找到时机之前这个孩子要怎么办?

 

“我觉得应该让全骑士团最摸鱼的骑兵队长担负此重任。”安柏一脸冷漠地望向把这个小麻烦带过来的凯亚,一点都不负责的骑兵队长却耸耸肩,表示自己已经下班了而且患有严重的迪卢克过敏症,一看见红发红眼的人就会血压飙升心脏骤停的那种过敏。

 

“这不是有那什么失足儿童处理中心嘛,他们肯定乐得帮我们养这个小家伙一段时间。”

 

“谁害人家不能回家的谁处理。”安柏一点没被他的胡说八道迷惑,甚至十分冷酷无情地想冲上来揪他头上的两根呆毛,“何况按照家属关系也该是你养着。”侦察骑士戳了戳手下的文件,又道,“或者你想让我通知迪卢克老爷过来领养他的分裂体?”

 

凯亚颤了一下,想到要是通知迪卢克过来,蒙德城不日将出现两个红发红眼的小猫批脸,不仅如此,他们还会把更多应该变成葡萄酒的葡萄榨成世界第一恐怖葡萄汁。

 

简直太可怕了,是可怕到光想想就要抖三抖的程度!

 

“考虑得怎么样了?”安柏凶神恶煞地瞅着他脑袋上的两条呆毛,大有如果凯亚敢不解决问题就冲上去拔毛的架势——连毛带头的那一种拔。

 

凯亚镇定自若,打定主意要勇于反抗,不畏强权,一把子冲过去抓住小迪卢克的手,“那你就先住我这吧,过一段时间就能回家了。”

 

3.

“因为我穷。”凯亚面对熊孩子的质问只是一摊手,话回得风轻云淡,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可是别人都有小宠物!就我没有!”小迪卢克见他这个态度更是瞪大了一双眼,把小孩子的资本发挥得淋漓尽致,“凯亚哥哥我们没有钱也能养宠物的!我会给它做饭洗澡,兔子吃点普通的叶子和草就好了!”

 

小朋友感情真挚,声音高昂,情绪激动得就差抱住他的裤腿,最后甚至为了安慰凯亚似的大喊一句,“凯亚哥哥,就算你很穷,我们也可以有宠物的!”

 

“喂!你别这么吵!”

迪卢克这话算是连名带姓地爆他的料,他这一声嚎得过路人纷纷往他们这边瞄,现在可是人流最多的时候,要是凯亚和穷这两个单词再清晰一点,他堂堂骑兵队长就是有十张脸都不够丢的。

 

“哥哥——!!”

 

“…卢克,我们真不能买这个。”凯亚软着声音喊小迪卢克现在的假名,甚至为了自己的老脸做出了巨大让步,“咱不买,成不?哥哥给你买葡萄干好不好?”

 

“不好!!”小迪卢克丝毫不领情,一声大喝震得地面一抖,“我要,我要,我就要!”

 

“卢克!”

“哥哥你凶我——!!”

“明明是你在凶我!”

“哥哥———!!”

 

“好了好了,你想要宠物是吧?”凯亚捂着隐隐作痛的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时就不应该顺着安柏把他领回来,他缓缓揉着太阳穴,开始实践糊弄学的深厚知识,“你先听哥哥说嘛,宠物这种东西不就是被你拿来宠的物嘛,再严格点说,你要一个活的东西来宠,是吧?”

 

“这么说也是。”小迪卢克道行太浅,一下子就被糊弄大师亚尔伯里奇镇住了,居然开始点头附和。

 

“那么你看我,活的,是个东西,没错吧?”

 

“你确实还没死…”

 

凯亚一脸真挚,见他上道赶紧趁热打铁,“既然如此不如你来宠我?你看世间宠物有那么多种,就算你没见过,在神奇提瓦特大陆上又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确实…”

“再说了,哥哥会狗叫,会猫叫,甚至会吐泡泡,比这个破兔子厉害多了,是不是?”

“是…”

“而且!哥哥还会跟你说话,这里卖的宠物都不行的吧!所以哥哥比别的宠物要酷多了!”

 

小迪卢克捏着葡萄干的包装袋,心想有点道理哇,两只大而圆的眼睛瞄着凯亚,犹豫地开口,“那…要是你当我的宠物,你会听话吗?”

 

“听话!当然听话!我最听话了!”凯亚见他松口,笑得那是一个兴高采烈,“一个小朋友只能有一个宠物,要对他负责不抛弃不放弃,你明白的吧?”

 

“我明白!放心吧,凯亚哥哥,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你要乖乖听话哦!”

 

“嗯嗯,非常好!那么我们现在回家吧!”虽然这话听起来怪怪的,但是此刻没有什么比哄好小朋友更重要的了,决定不要在意那么多小细节的糊弄大师顺利收工,提起购物篮拉着小迪卢克的手就想去收银台结账走人。

 

“等一下。”小迪卢克在后面拉住他,人类幼崽特有的大眼睛圆溜溜地看着刚刚到手的小宠物,然后扬起手里那包捏了很久的加大装葡萄干,“听话的凯亚哦~主人现在命令你给我买下这包葡萄干。”

 

“……”

 

凯亚二话不说举起拳头就往他头上敲。

 

4.

夜晚八点整,代班酒保迪卢克趁上酒的间隙松了松系在腰上的围裙,顺便抬眼望了望酒馆大门,不是很想承认他是在等某个蓝毛酒鬼的光顾。

 

昨天酒庄老板翻了账本,发现自称有一天不喝酒就会死掉症的骑兵队长竟突然病愈,一举创下连续五天没现身天使的馈赠的成就。

 

仔细想想,这几天夜巡别说孔雀,连孔雀毛都没摸到一根,要知道那只爱招摇过市的孔雀可是蒙德城里除他之外唯一知法犯法无视宵禁的蒙德好公民。

 

一时搞不清失宠的是午后之死还是自己的迪卢克十分惆怅,他同酒馆里的小骑士打听,结果问了好几个都说凯亚队长一切正常。

 

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凯亚突然非常喜欢逛商场,隔三差五就去,别的什么都不买,就专门买葡萄干葡萄汁,还有传闻他想把自己染成紫的,就在昨天还被前去送染发剂的某荣誉骑士撞见在办公室大声密谋要去晨曦酒庄偷葡萄。

 

迪卢克听完一阵沉默,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往那几个骑士酒里掺水的冲动,这也能叫凯亚队长一切正常,听起来人都快疯了好吧?!

 

“话说回来凯亚队长好像最近经常带着一个小孩。”小骑士完全不知道自己下一杯酒会遭遇什么,还坐在那扒拉着酒杯。

 

“小孩?”迪卢克闻言顿时有点紧张,“他都有孩子了?”

 

“那倒不像,小孩红发红眼白白净净的,五六岁的样子,和他长得一点都不像。”小骑士说,“问是哪来的,队长就只会笑嘻嘻地说只是个小意外,别的什么都不讲,神秘得很。”

 

“红发红眼的五六岁小孩子…?”迪卢克摸着高脚杯细细的颈越听越觉得这个描述熟悉,想了想,又开口问那几个小骑士,“天天穿着背带衬衫拿着木剑在骑士团训练场乱跑的那个红毛小孩?”

 

“是啊,怎么了?”小骑士一脸复杂,按理说骑士团训练场是严禁非骑士团内部人员出入,不过迪卢克老爷既然是老爷,还是不要问他怎么进去的比较好……

 

“没什么。”迪卢克知道他那个复杂的表情什么意思,但是他完全不打算承认参观骑士团训练场只是他去偷看弟弟的一点点小日常,“只是有天我遇到他,那个小朋友把我拽住了。”

 

“然后他怎么了?”

 

“然后他喊我叫爹地。”迪卢克面无表情。

 

5.

迪卢克决定去堵那位突发恶葡萄饥渴症甚至想把自己染成紫的在职男妈妈。

 

此时差一刻下午两点半,门神一样杵在商场唯一大门的迪卢克看了看腕上的表,开始守门待孔雀。

 

果然五分钟后,目标孔雀拎着一包葡萄干准时探头,准时到迪卢克想给线人加钱,当了半天门神的猎手迅速出击,直接给凯亚来了个字面意思的扑面而来,“骑兵队长大人,好巧。”

 

“迪卢克老爷,比起缘分我更觉得我们的巧遇是人为造成的。”凯亚捏捏手里的葡萄干有些无语。

 

“我主要是来看看你有没有把自己染成紫的。”迪卢克瞥了一眼那包葡萄干有点欣慰,弟弟总算明白没做成酒的葡萄才是最棒的这个事实了,“不过还有另外一件事,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

 

“就是…”迪卢克靠近他,缓慢而犹豫地开了口,“你能生孩子吗?”

 

其实那天在酒馆迪卢克没说完的是那个小孩喊完之后就立即撒手道歉说认错了,神色奇怪而忧伤,一通道歉之后就跑走了。然而莱艮芬德老爷已经是个成熟的老爷了,就这么短短一遭他立即推断出这个小孩的爹是红发红眼,并且和自己长得很像。

 

而且就凯亚那个神神秘秘的态度,迪卢克是越想越不对劲,越猜越觉得那就是私生子,有时候不像不一定就不是亲生的,也有可能是被另一半更强大的基因盖住了?

 

就比如说某些莱艮芬德的某些红色基因什么的。

 

凯亚从来没想过,作为一个怎么看都是男人的男人,居然有幸在短短的一生中被问及能不能生小孩,他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去摸迪卢克的头,“迪卢克,你发烧了,还是终于被榨成汁的葡萄报复脑子坏掉了?”

 

迪卢克见这家伙不认,深吸一口气,把凯亚快贴到他额头上的手抓下来,有点生气,“事到如今你还要隐瞒!我都知道了,你不为我,也为我们的孩子啊!我们的孩子怎么能没有爹!”

 

“……迪卢克你果然脑子坏掉了,哪来的什么鬼我们的孩子!”

 

“就那个红发红眼的男孩啊!”迪卢克瞪大了一双眼,情绪十分激动,“我都知道了,你不要再藏了!整个提瓦特就莱艮芬德这个红毛!而且他长得就像小时候的我一不小心分裂了!”

 

那就是你小时候!

 

凯亚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凯亚只知道左手快要被捏断了很痛,凯亚不知道怎么办,凯亚只能可怜巴巴地说,“你先放手,好痛,虽然是红毛,但那不是你的孩子…”

 

迪卢克闻言一愣,抬眼望尽全蒙德城,红发红眼的性征独莱艮芬德一家,如果那孩子的爹不是自己……

 

“不是我的孩子…?”迪卢克瞬间悲伤,捏着凯亚的那只手开始不自觉收紧,疼得可怜的骑兵队长差点当街叽哇乱叫,“那就是…父亲的?”

 

“草,你想象力真丰富!”此话一出凯亚直接被吓出个脏字,“听好了,那不是你的孩子,也不是我的孩子,更加不是我们的孩子,还有你的手劲也太大了,快给我松手!”

 

“我的巴巴托斯呐凯亚!你怎么能否认!”迪卢克痛心疾首,“我知道的,你甚至还让他叫你哥哥!”

 

“……我说他是时空混乱弄出来的你信吗?”手快被捏断了的凯亚决定摊牌,并且开始大吼大叫,“而且我到底哪里看起来能生啊!你快给我放手,好痛啊救命!!”

 

“你为了拒绝我竟然要编这种理由吗!至于你能不能生,提瓦特太魔幻了,我觉得发生什么都不奇怪,而且仔细想想也很有可能啊!这个孩子是那次吧!那次我在天台看见你偷酒喝还抽烟,一上头把你……”迪卢克非常不满,遂开始大声嚷嚷。

 

“喂!”凯亚一听这话不对头赶紧捂住他的嘴,“你他妈公共场合说这么大声我不要脸的吗!既然你都说提瓦特大陆那么魔幻,那这个孩子是时空穿梭过来的就不可能了吗!”

 

“我不听,不可能,你不要掩饰了!”还没捂个三秒,迪卢克就把他那只手拽下来,两手一包,把他一双手都捏住,红得像一团火的双眼认真到不行,“以前的我纵容你自由是我太软弱!现在既然我已经发现我们还有个孩子,无论如何我都会负起做父亲的责任!我们这就回晨曦酒庄!”

 

“你真的有在听人说话吗?”

 

“我现在就叫人去你宿舍帮你搬东西!我早就不能忍受你住在那种破地方了!又小又破!完全只是保证睡觉的时候不被雨淋到淹死的程度吧!”

 

“喂!你怎么能这么贬低我家啊!你之前从我家窗私闯民宅的时候不是说还行的吗!你甚至趁我不注意把我的薄荷果冻吃光了!”

 

“以前是以前!而且你好小气,我不是留了葡萄汁补偿你了吗!不管你说什么,今天就走,我们的儿子在家吧?”迪卢克十分激动,拽起他的披风就往骑士团宿舍走。


凯亚被他一拖身体一大半悬空,单腿在地上划拉,“喂——!你听人说话啊!!”

 

6.

说真的,凯亚在路上祈祷了八百遍小迪卢克临时起意很想出去玩,到时候就是迪卢克把门卸了,他也有办法让这件离谱过头了的事快速刹车。

 

然而小迪卢克毫无意外地根本没接收到他凯亚哥哥的祈祷,甚至在他们敲门之前就哐的一下把门开了,自此,他小小的、可怜的家再无一点点遮掩,被迫向大魔王迪卢克张开了怀抱。

 

“我听话的凯亚哟~你把葡萄干带回来了!”小迪卢克拿过那包葡萄干,笑盈盈的,一边说一边晃另一只手里捏着的绳子,“那么可以开始每日一溜了吗?”

 

凯亚看着那张甜甜的笑脸,前所未有地意识到迪卢克生来就是克他的,其威力大小甚至已经外挂到不受年龄限制。

 

“什么每日一溜?”迪卢克盯着那条和街上猫猫狗狗脖子上的项圈重合度百分百的东西一脸惊愕。

 

“凯亚哥哥是我的宠物,厉害吧!”小迪卢克神色振奋,一双眼睛亮亮的,很有点炫耀的意思,“丽莎姐姐说了,小宠物每天都要陪一陪逗一逗才能养好!”

 

“我的巴巴托斯啊…”迪卢克扭过头看凯亚,一句话被截得断断续续,明显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凯亚,你……”

 

“啊不是,是,不对,”被盯着的凯亚一脸慌乱,“就是,他太无聊了养别的不合适,我陪他玩罢了……”

 

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这都是因为他的糊弄学大翻车,那天他还想假装失忆,结果被一脸亲切的安柏当场捕获并深刻教育了什么叫诚实是美德,还有什么叫以身作则。

 

那是个凯亚再也不愿意回忆的午后,温暖舒适的绵绵日光下,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侦查骑士揪着他头上的两根呆毛笑得十分温柔,问他,诚实守信和以身作则都是可贵的品德,所以古有璃月曾子杀猪,今有蒙德凯亚被溜是不是非常普通而且正常的事情呀?

 

“才不是在玩!”小迪卢克立即反驳,小朋友性子固执,又还是非黑即白的年纪,自然是不懂那些大人的迂回曲折,话说得气势汹汹又真心实意,像是在念宣誓,“我知道,宠物养了就要负责,不能始乱终弃!凯亚哥哥不要担心,也不用害怕,我会好好溜你,也会好好陪你玩的!”

 

那边凯亚见他一副真挚的模样一时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尴尬,这边迪卢克听了却一阵复杂。


小孩子尚且知道不能始乱终弃,他当年却一上头把怀孕的凯亚一个人丢在蒙德城,一丢就是三年,而且还这么粗心,过了这么久才发现凯亚偷偷有了他们的孩子,凯亚受了那么多苦,而他还因为一些虚浮的矜持和那些所谓的自由空间犹豫是否要抓回凯亚,甚至还想就保持这种状态拖一辈子。

 

真是巴巴托斯不可饶恕的罪孽!迪卢克越想心里越后怕,他何尝不是打着放生的旗号把凯亚抛弃了,仔细想来如此多的变故,又怎么有自信能把控地住?

 

思及此处,他不禁抓住凯亚的肩膀,眼圈微红,“凯亚,一个人带着孩子很苦吧,这些年你受累了。我们现在就走,你相信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

 

说罢梅开二度地揪起凯亚的披风,另一手抱起小迪卢克,迈开腿就往郊外的晨曦酒庄赶。

 

一天被拖了两次的凯亚:“哈喽,发生了什么,你没事吧?”

一起堆雪人


是生贺临时摸鱼的上色版,凯亚亚生日后第一天快乐!

【枭羽/霜雪黎明24h18:00】

霜雪将至,黎明守望1130凯亚生贺活动第37棒

上一棒@不打烊的酒馆是好样的 

下一棒@kyo 

凯亚亚生日快乐!

普通无聊烂梗,胜在没有看不见星空的坎瑞亚,没有必须要做的抉择,没有不敢打开的家门


妈咪们都好厉害,我跪下对自己说:垫底也是一种美德(˘̩̩̩ε˘̩ƪ)


小孔雀生日快乐~!

新的一岁要开开心心!


临时摸一张鱼,半成品就不打tag了